嘻嘻哈哈嘿嘿哼哼

     求文,吴邪和三叔去一个船上,然后船沉了,小哥是四阿公的人。他们到了一个荒岛上,四阿公想杀了其他的人,小哥不想吴邪受伤所以带他去一个地方,被其他的人认为他俩去xxoo了的。

   拜托了❤


想看双平和葬的墓被黎小爷给盗了,双平和黎小爷面面相觑。嘿嘿嘿😏

假如他们一起逃出汪家去大学了,沈琼是浙大的,是鸭梨的学姐。😜
今天天气不错,夕阳很美,那种绚丽的感觉,还是在汪家见到过。虽然那个家族里全是神经病,但是还是有人不一样的。
   黎簇靠着车在等沈琼出来。哎,如果宿舍阿姨没那么严厉就好了,黎簇心想。“鸭梨”甜美的女声响起,无论多少次,听见她叫自己的名字都感觉那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下来了,上车吧”黎簇用头指了下车的方向。“嗯,一会去哪吃饭啊”沈琼正准备拉安全带,黎族俯身过来替她把安全带扣上。从汪家逃跑的时,沈琼的肩膀受了伤,第一时间又没有得到救治,太过劳累的时候会痛。“吴邪要我们今天去他那,他请楼外楼”黎簇看着沈琼笑着说。“吴邪回杭州了?真不想去楼外楼,西湖醋鱼难吃死了”少女抱怨着。“那我们就不去了”黎簇说,沈琼看了他一眼用甜甜的语气说“哼,你就会哄我吧”。“这怎么是哄你呢?我可从来都没骗你”黎簇声音紧张得像恨不得对天起誓 ,“干嘛这么紧张?难不成你过骗我啊”沈琼一脸玩笑的说。“怎么会”“切,逗逗你而已,看来是心里有鬼啊”沈琼装模做样地叹了一口气。“别开我玩笑了,我哪敢呢,大小姐”年轻人一路说说笑笑的,恨不得每分每秒都黏在一起。哎,这恋爱的酸臭味。
   故事还在继续,他们将在未来,继续一起走下去。
    看完大结局的脑洞场以经满了,写一个出来腾出来个地。温馨提醒,开车的时候不要说话。

不知道该起什么题目的番外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下午杨好午睡醒,发现霍道夫不在身边,迷迷糊糊的叫了他两声。反应过来又自嘲一笑,他那么忙,怎么可能会一直在自己身边的。看来是自己太恃宠而骄了放肆了。自己略显艰难的从床上起来,突然觉得下腹一阵收紧发硬,以为是假性宫缩,必竟月份大了预产期越来越近,假性宫缩也发生了几次,随然这次感觉不太一样但扶着墙缓了一下 也没太在意。
    下楼后,发现霍道夫从厨房走出来。“醒了,睡的怎么样。孩子闹你了吗”自己刚想回答问题就感觉肚子疼不由地呻吟了一声,霍道夫过来扶住自己,“怎么了,肚子疼吗”“嗯”说话间感觉下腹痛的更厉害了。一股热流顺着腿蜿蜒着流下,“我羊水好像破了,怎么办”杨好慌张地说。“可能是急产我们得去医院”霍道夫抱着自己上车,一路飞驰去医院,自己感觉到孩子在往下走,盆骨被撑开的感觉太疼了。杨好忍不住叫出来,好在霍家的医院不远,自己被送上推床的时候感觉到孩子以经快出来了,下身疼的快没知觉了。阴道口以经能看见胎头了。霍道夫在产房外焦急的等待,因为是急产所以很快杨好和孩子就出来了。恭喜 啊母女平安抱着孩子的小护士说。安顿好了因为生产脱力受伤陷入了睡眠的杨好。霍道夫走到女儿身边的,她还那么小,身体软的想棉花。感动的情绪充满了霍道夫胸部的那个器官。
     这是我女儿,我和杨好的女儿。
   

不知道该起什么题目3

”双性杨好设定预警    occ预警
不喜误入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觉得霍道夫很奇怪,好想对自己格外关心。难道,他知道了……。
    不可能啊,这事只有自己和苏万知道的。他应该不会发现吧,手不自觉得抚上肚子。“怎么了,肚子不舒服吗?”霍道夫瞄了他一眼开口。“啊,没,没有呀!”声音不自觉提高,好像带着被说中心事后的心虚一样。一早上起来就什么都没吃,想在都十点半了,肚子早就咕噜咕噜的叫了。车开着开着,杨好突然发现这不是回家的路。“先生,是盘口有什么事儿吗。说话间车直接拐进了一个胡同里,杨好认的这条路,以前和霍道夫经常在这里吃饭。难不成今天有什么饭局?没听说有,而且霍道夫不带外人来这吃饭的。
    到了包厢,霍道夫点了一些清淡的食物。噫,据杨好所知,霍道夫的口味可不那么清淡。“看什么?吃饭”没有感情波动的声音又响起了。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天大地大,吃饭最大,犯不着饿着自己。
会到家里,杨好回到房间,倒了杯水,把昨天苏万给自己开的药吃了。还是躺一会吧,毕竟自己不是一个人,杨好想着。
    一觉醒来,杨好看到手机上的未接来电。是霍道夫手下的伙计打给他的,拨了回去,原来是手下一个堂口出了点小问题,这种事向来是自己解决的。穿上外衣,就开车去了。
     就是两伙人下完斗后,分赃不均打起来了。拉了架敲打了几番,已经完事了。不知道是不是动作太大,小腹有些疼。忍了忍,回到霍家。一开门霍道夫坐在那呢,“你干嘛去了,打电话也不接”。“就是盘口出了点事已经解决了”,操,肚子越来越疼了,自己不想跟他说了,“先生,没什么事,我就先上去了”。突然就眼前一黑,昏了过去,什么也不知道

【霍好】狗 13~终结

末烬:

13.
        霍道夫收到手下报告的讯息时,杨好已经失踪两天两夜了。
        他奶奶是心脏病发作正常死亡,霍道夫问心无愧,况且如果没有霍家恐怕他奶奶都活不到这个时候。所以他搞不懂杨好到底有何不满,明明,杨好就只是想活着而已。
        一路走好。
        这是杨好家寿材铺门口张贴的条幅,霍道夫第一次看见时还忍不住在心底默默嘲笑过。他推开门,里面满是各种各样的纸扎、金元宝等祭奠用的物品,因为多年不见天日已经积攒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然后,他看见了杨好。
        他蓬头垢面地窝在沙发里,怀里抱着一个四四方方的骨灰盒,身上也脏兮兮的,很像那年霍道夫在沙漠里找到他的时候。
        杨好知道霍道夫来了。说是失踪,其实只是没有人留意他不见了,一旦发现,就没有霍道夫找不到的人。他索性也没有遮掩行踪,处理完奶奶的后事就回了家,等着霍道夫过来。
        狗,无论走了多远,总会等着主人过来找的。霍道夫对自己的教育成果充满自信,所以根本没有慌张,不慌不忙地开了车过来,果然自家的小狗根本没敢离开太远。
        “对你奶奶的离世,我深表遗憾。”霍道夫推了推鼻梁上的金框眼镜,带着以假乱真的悲伤开口,“不过你也节哀顺变,公司还有很多事需要你去做。”
        杨好把每一个字都听了进去,然后点了点头,声音低哑:“老板,虽然你说的话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是假的,可我愿意信。您能帮我把门关上吗?有点冷。”
        霍道夫依言关了门,这下,小小的门店房变得更加阴暗,如同风雨欲来前的天空。
14.
        “老板,你知道我奶奶是什么时候死的吗?”
        杨好木然问道,他看见霍道夫面上有一瞬的凝固,于是自问自答,慢吞吞的就像个垂暮之年回忆往昔的老人,“是两天前的凌晨,医院发现她心脏病发作,快不行了,所以给我打了很多次电话,我没有接。医院离我住的地方,只有十分钟的路程。”
        霍道夫坐下来点了一支烟,十分平静,他想这个时候杨好可能需要发泄,没关系,适时地给予家犬一点人道主义的安慰也是主人的美德。
        “那个时候我在做什么呢?哦,该死的,我怎么能忘呢?我当时跪在地上伺候老板啊,我奶奶病痛缠绵奄奄一息的时候,我在十分钟车程以外的地方,在别人身底下让人c/a/o得正欢。她到死都叫着我的名字,我却连她最后一面也没看见。”
        或许是说得激动,沙发上的灰尘被扑腾起来,呛得他连连咳嗽,咳得满面通红,连眼泪都咳了出来,扑簌簌地往下掉,让他本就脏兮兮的脸变得更加狼狈不堪。
        过了许久,他终于咳够了,用手擦擦嘴边咳出来的血沫子,站起来掸了掸灰,冲霍道夫轻轻一笑,“老板,让您见笑了。麻烦您给我在附近找块墓地,把我奶奶埋了。屋里还有个墓碑,也麻烦您给我拉着,当我这个不孝子孙给奶奶赔罪了。”
        霍道夫无不允准。只是他看着杨好,总觉得有些奇怪,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痛不欲生。
15.
        “老板,我知道您养我就像养条狗。我就是想说一句,就算哪天您改邪归正了,大发慈悲了,也千万别拿我当人看。更别让我想起来,我原来还是个人。”
        杨好在奶奶墓前磕了三个响头,起来时这样对霍道夫说。他的眼睛看着墓碑上的字迹,字是杨好自己刻的,以前跟爷爷学的手艺,虽然他写字不好看,但刻字还凑合,方方正正的楷书:先祖妣XXX之墓,不孝孙敬立。
        只是不孝孙,没有名字落款。这让霍道夫想起那年他捡起来的金元宝,上面写着杨好享年十七岁。
        “杨好,我记得你说过,你想活着。”霍道夫皱眉,忽然伸手扣住杨好的双腕将人压在墓碑上,他贴在杨好的耳侧轻佻地吹了一口气,“别告诉我你想像狗一样活着。”
        “当初我只想活着,当人当狗并没有什么区别。那时候我仅存的一点人性是奶奶。”杨好居然在笑,他甚至讨好般蹭了蹭霍道夫的手,任凭霍道夫手上的戒指在自己脸上刮出道道红痕,“自从认识了你,你教我本事,教我下斗,教我杀人,教我怎样伺候你,可唯独没教我怎么做人。现在,我的人性如你所愿一点不剩了。你希望我是什么样子,我就是什么样子了。我只求你别拿我当人了,我这一生唯一的执念就是活着,哪怕是狗一样活着,如果你让我当了人,我就活不成了。”
        霍道夫想要去掐住他脖子的手一顿,旋即改为去解他的皮带。他用皮带将杨好的手腕捆的结结实实,然后优雅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方丝巾,蒙住那双空无一物的眼眸。
        远处有闷闷的雷声传进耳朵里,很快迷蒙的雨丝落了下来。在空无一人的墓园里,在他亲手镌刻的墓碑上,霍道夫将他压在身下,反反复复进行着有忄生无爱的媾和。
        杨好被顶得直反胃,一股股腥甜从喉咙涌上来喷在墓碑上,昏迷之前他想,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怎么都叫不出来呢?
16.终结
        九门协会内部渐渐流传起这样一个说法,下三门的霍当家霍道夫学起吴山居的人,养了一条最凶残的狗。
        背地里不管谁提起,都得说那是个狠角色,就算吴山居的新当家黎簇和已经戴上黑眼镜的苏万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那条狗杀人不眨眼,能下斗能暖床,还只听霍当家一个人的话。霍当家给他起了个名字,就叫金元宝。
        据说是因为那条狗每次办事儿都要折个金元宝,等事儿办成了回来再烧掉,就跟原来号称杨阎王的锦上珠杨经理一样。
        唉,你说杨经理去哪儿了?哦,霍当家早就昭告九门,说杨经理有一次下斗的时候折在了斗里,没能活着出来。至于到底是折了还是被人弄死了,没人知道。
        霍当家这辈子活到了九十多岁,一生无妻无子,只有那条叫金元宝的狗陪着他,一陪就是六十年,一个甲子。有了那条狗,霍家虽然排行第七,但哪家人都不敢惹。只是霍当家没有了年轻时的雄心壮志,下半辈子活得极安稳。
        或许是那条狗的寿数没他长,也或许是这辈子冤孽太多,狗终究死在了他前头。据伺候霍当家的人说,狗的健康状况非常好,就是死的前一天晚上陪霍当家吃饭,霍当家人老了糊涂了,不知怎么叫了声“杨好”。那狗愣了愣,然后就放下了饭碗,第二天佣人叫他起床,发现他再没睁开眼。
        霍当家知道后沉默了好久,最终什么也没说。
        他早年给自己寻摸了一块墓地,好山好水的,连墓穴都并肩两个造好了,说有一个是狗的。狗下葬那天,不知道第几代侄孙子陪着霍当家在前头。狗的墓碑上光秃秃的,没有字,霍当家颤颤巍巍地走上去,把一只金元宝放在了墓碑前。
        老爷子叹了口气,说你果然没说错,一旦你当了人,就活不成了。
        侄孙子听见霍当家冲墓碑叫了两声杨好,当然没有人回应他。老爷子停了停又说,那时候在地底下你都能听见我叫你,这回怎么就没动静了。
        老爷子絮絮叨叨说了很久,说得侄孙子都犯困了,才终于准备离开。末了,侄孙子又听见一句懊恼的话:
        我怎么忘了,杨好十七岁那年就死在古潼京了,后来在我身边的一直是条狗。


【全文完】

【霍好 】 不知道该起什么标题2

  又名小狼狗带球记
  双性 occ预警  不喜误入
   洗了个澡,杨好站在穿衣镜子前看着自己的身体,肤色苍白,体态瘦削,才两个月,平坦的小腹还什么都看不出来,可自己要知道,如果还不做决定一个月以后那就会被慢慢长大的孩子撑起一个弧度,慢慢的会越来越大,十个月过去了自己会孕育下一个孩子。呵,想这些干什么。睡觉吧。这一夜睡得很不安稳,梦里闪过许多画面,有奶奶,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已经走了。有万万有黎族,有他们在一起度过的时光,还有……霍道夫,半夜好像看见他站在自己床边上看着自己笑。也太真实了吧。什么梦呀?怎么会出现他?烦躁的挠挠头。下床洗漱去了。
   一下楼,桌上摆着两份早餐。哟,今天不用我做饭了,这什么风啊?霍老板竟然亲自下厨。坐在餐桌旁,居然是中式早餐,还有自己最喜欢的煎饼果子。这是霍老板吗?他是不是中邪了?以前他可从来不准这种东西出现,也不许我吃。
   “吃饭” 这个霍害看我一眼。
    “ 真稀奇呀,霍老板,你今天怎么了?居然做煎饼果子”。刚想咬一口,可往日里香喷喷的煎饼果子,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总有股怪味。胃里特别不舒服,想吐,冲到卫生间,干呕了半天。小腹也有点坠疼的感觉,估计是最近太不注重身体,肚子里小家伙开始反抗了。妈的,不会是害喜吧。一边揉着肚子想。一抬头,看着镜子里霍老板,站在门边看着。眉头皱在一块,隔着眼镜,看不清他的眼神。
   霍老板,你怎么过来了,有事儿吗?
   “不舒服”霍道夫伸手拍了拍杨好的背用肯定的语气说。靠,杨好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禁瑟缩了下,“没,就是没胃口”边说边躲开了霍道夫的手。我一或者去苏万那拿点药吃一下就好了,不劳烦您老人家费心了。
     霍道夫低头看着自己被躲开的手没有说话。“那我就走了”杨好闪出了洗手间。打车直奔苏万家,苏万今天休息,这个点还没起。“赶紧起床”“好哥你干什么呀!这才几点,就起床”苏万顶着个鸡窝头坐了起来。和苏万扯了一会皮,他突然就神色严肃的把杨好拉到沙发上,“你tm要干嘛,这么盯着我”杨好叫到。“好哥,你打算怎么办呢”“什么怎么办?”杨好烦躁的说。“就那个”苏万指着杨好的肚子说。“还能怎么办,走一步算一步”。说着说着,霍道夫的电话就来了,“你在哪?”听霍道夫的语气竟有些慌张,“我哪儿也没去,就在苏万家呢”“在那呆着,我去接你。”“啊不用了吧,喂喂”什么人呀,还没说完就挂电话。“我先走了,明天再来”“行,好哥再见”俩人道完别以后杨好就在楼下等霍道夫。过了一会儿,霍道夫就开车过来了。“怎么穿这么少”,what,天也不冷,干嘛穿那么多?

【霍好】《掌中戌》[1] (不接受逆cp,谢谢配合)

七海‰:

       杨好知道那些个手下没几人服他,也知道霍道夫的确实打实地给了自己别人无法得到的照顾,可他一点也不觉得开心,原因非常简单,却也耻于启口。



       霍道夫会让他训练,但也不强求他能够做到多么优秀。甚至会狠狠责罚在对战中不小心伤到他的人,搞得现在那些手下越发觉得自己是个草包,又惧于霍道夫不敢明面上说什么,也不和自己对战了。弄成这种情况,杨好也不指望自己的体能技术能有什么飞跃提高了,只是自己依旧坚持训练希望有自保的能力。




👉🏻👉🏻👉🏻全文点这里👈🏻👈🏻👈🏻




谢谢大家捧场🙏🏻





不知道该起什么标题1

双性杨好设定预警    occ预警
不喜误入
小萌新文笔渣,不根本就没文笔。求轻喷
  杨好怀孕了,孩子是霍道夫的。小东西以经两个月了。操,以前也没觉得自己多出来的那多花有什么也没特意做什么措施,现在肚子里面突然就多了个孩子,这事儿也太操蛋了。自己跟了姓霍的两三年了,要不是今天实在是不舒服也不会想起这茬啊。最近因为道上的事自己已经半个多月没好好休息了,前几天肚子疼也没当回事见,而且自己的身体也不太方便所以也没去医院。要不是今天来找在医院实习的苏万时被他压着做了个检查自己也不会发现这个小东西。苏万问自己想怎么办?无论怎么说打掉都是最好的选择了,可嗓子像被堵住了似的怎么也没法说出口了。可霍道夫会让自己生下来吗,自己只是一个用来泄欲的玩意,他……
  苏万看了他的样子便知道了,安慰地拍了他好哥一下开了一些药,又细心嘱咐了一些事项,刚想说些什么就被护士叫走了说老师找,我挥挥手让他走吧。我想静静。一路都在想这个孩子连怎么回的家都不知道。看着大门苦笑一下走了进去,霍道夫坐在沙发上打了招呼就准备去房间,身后却传来沙发上那个衣冠禽兽的身音:“过来”翻了个白眼换上了副笑脸坐在沙发上,“先生,有什么事吗”。某禽兽看了他一眼开口“干什么去了?”“去了趟医院”“哪不舒服了”没事,就是胃不太好,感觉有只手在自己身上游走。靠,因为道上的事他们以经大半个月没做过了,要是以往自己早应该尽自己的义务,开始“劳动”了,可今个知道了自己肚子里有一个小人了,也不敢做了。咬咬牙跪下去,“先生我给你口吧”。“不用了。你回房间去吧”。
  今天这么容易就被放过了。禽兽也学会心疼人了,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被自己给摁下去了。开玩笑,怎么可能。

好想写杨好孕夫梗啊啊啊!!想看小狼狗怀孕了又不敢告诉男人,自己一个人忍着孕期不适啊,笑容突然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