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嘿嘿哼哼

不知道该起什么题目的番外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下午杨好午睡醒,发现霍道夫不在身边,迷迷糊糊的叫了他两声。反应过来又自嘲一笑,他那么忙,怎么可能会一直在自己身边的。看来是自己太恃宠而骄了放肆了。自己略显艰难的从床上起来,突然觉得下腹一阵收紧发硬,以为是假性宫缩,必竟月份大了预产期越来越近,假性宫缩也发生了几次,随然这次感觉不太一样但扶着墙缓了一下 也没太在意。
    下楼后,发现霍道夫从厨房走出来。“醒了,睡的怎么样。孩子闹你了吗”自己刚想回答问题就感觉肚子疼不由地呻吟了一声,霍道夫过来扶住自己,“怎么了,肚子疼吗”“嗯”说话间感觉下腹痛的更厉害了。一股热流顺着腿蜿蜒着流下,“我羊水好像破了,怎么办”杨好慌张地说。“可能是急产我们得去医院”霍道夫抱着自己上车,一路飞驰去医院,自己感觉到孩子在往下走,盆骨被撑开的感觉太疼了。杨好忍不住叫出来,好在霍家的医院不远,自己被送上推床的时候感觉到孩子以经快出来了,下身疼的快没知觉了。阴道口以经能看见胎头了。霍道夫在产房外焦急的等待,因为是急产所以很快杨好和孩子就出来了。恭喜 啊母女平安抱着孩子的小护士说。安顿好了因为生产脱力受伤陷入了睡眠的杨好。霍道夫走到女儿身边的,她还那么小,身体软的想棉花。感动的情绪充满了霍道夫胸部的那个器官。
     这是我女儿,我和杨好的女儿。
   

评论(6)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