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哈哈嘿嘿哼哼

【霍好】狗 13~终结

末烬:

13.
        霍道夫收到手下报告的讯息时,杨好已经失踪两天两夜了。
        他奶奶是心脏病发作正常死亡,霍道夫问心无愧,况且如果没有霍家恐怕他奶奶都活不到这个时候。所以他搞不懂杨好到底有何不满,明明,杨好就只是想活着而已。
        一路走好。
        这是杨好家寿材铺门口张贴的条幅,霍道夫第一次看见时还忍不住在心底默默嘲笑过。他推开门,里面满是各种各样的纸扎、金元宝等祭奠用的物品,因为多年不见天日已经积攒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然后,他看见了杨好。
        他蓬头垢面地窝在沙发里,怀里抱着一个四四方方的骨灰盒,身上也脏兮兮的,很像那年霍道夫在沙漠里找到他的时候。
        杨好知道霍道夫来了。说是失踪,其实只是没有人留意他不见了,一旦发现,就没有霍道夫找不到的人。他索性也没有遮掩行踪,处理完奶奶的后事就回了家,等着霍道夫过来。
        狗,无论走了多远,总会等着主人过来找的。霍道夫对自己的教育成果充满自信,所以根本没有慌张,不慌不忙地开了车过来,果然自家的小狗根本没敢离开太远。
        “对你奶奶的离世,我深表遗憾。”霍道夫推了推鼻梁上的金框眼镜,带着以假乱真的悲伤开口,“不过你也节哀顺变,公司还有很多事需要你去做。”
        杨好把每一个字都听了进去,然后点了点头,声音低哑:“老板,虽然你说的话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是假的,可我愿意信。您能帮我把门关上吗?有点冷。”
        霍道夫依言关了门,这下,小小的门店房变得更加阴暗,如同风雨欲来前的天空。
14.
        “老板,你知道我奶奶是什么时候死的吗?”
        杨好木然问道,他看见霍道夫面上有一瞬的凝固,于是自问自答,慢吞吞的就像个垂暮之年回忆往昔的老人,“是两天前的凌晨,医院发现她心脏病发作,快不行了,所以给我打了很多次电话,我没有接。医院离我住的地方,只有十分钟的路程。”
        霍道夫坐下来点了一支烟,十分平静,他想这个时候杨好可能需要发泄,没关系,适时地给予家犬一点人道主义的安慰也是主人的美德。
        “那个时候我在做什么呢?哦,该死的,我怎么能忘呢?我当时跪在地上伺候老板啊,我奶奶病痛缠绵奄奄一息的时候,我在十分钟车程以外的地方,在别人身底下让人c/a/o得正欢。她到死都叫着我的名字,我却连她最后一面也没看见。”
        或许是说得激动,沙发上的灰尘被扑腾起来,呛得他连连咳嗽,咳得满面通红,连眼泪都咳了出来,扑簌簌地往下掉,让他本就脏兮兮的脸变得更加狼狈不堪。
        过了许久,他终于咳够了,用手擦擦嘴边咳出来的血沫子,站起来掸了掸灰,冲霍道夫轻轻一笑,“老板,让您见笑了。麻烦您给我在附近找块墓地,把我奶奶埋了。屋里还有个墓碑,也麻烦您给我拉着,当我这个不孝子孙给奶奶赔罪了。”
        霍道夫无不允准。只是他看着杨好,总觉得有些奇怪,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痛不欲生。
15.
        “老板,我知道您养我就像养条狗。我就是想说一句,就算哪天您改邪归正了,大发慈悲了,也千万别拿我当人看。更别让我想起来,我原来还是个人。”
        杨好在奶奶墓前磕了三个响头,起来时这样对霍道夫说。他的眼睛看着墓碑上的字迹,字是杨好自己刻的,以前跟爷爷学的手艺,虽然他写字不好看,但刻字还凑合,方方正正的楷书:先祖妣XXX之墓,不孝孙敬立。
        只是不孝孙,没有名字落款。这让霍道夫想起那年他捡起来的金元宝,上面写着杨好享年十七岁。
        “杨好,我记得你说过,你想活着。”霍道夫皱眉,忽然伸手扣住杨好的双腕将人压在墓碑上,他贴在杨好的耳侧轻佻地吹了一口气,“别告诉我你想像狗一样活着。”
        “当初我只想活着,当人当狗并没有什么区别。那时候我仅存的一点人性是奶奶。”杨好居然在笑,他甚至讨好般蹭了蹭霍道夫的手,任凭霍道夫手上的戒指在自己脸上刮出道道红痕,“自从认识了你,你教我本事,教我下斗,教我杀人,教我怎样伺候你,可唯独没教我怎么做人。现在,我的人性如你所愿一点不剩了。你希望我是什么样子,我就是什么样子了。我只求你别拿我当人了,我这一生唯一的执念就是活着,哪怕是狗一样活着,如果你让我当了人,我就活不成了。”
        霍道夫想要去掐住他脖子的手一顿,旋即改为去解他的皮带。他用皮带将杨好的手腕捆的结结实实,然后优雅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方丝巾,蒙住那双空无一物的眼眸。
        远处有闷闷的雷声传进耳朵里,很快迷蒙的雨丝落了下来。在空无一人的墓园里,在他亲手镌刻的墓碑上,霍道夫将他压在身下,反反复复进行着有忄生无爱的媾和。
        杨好被顶得直反胃,一股股腥甜从喉咙涌上来喷在墓碑上,昏迷之前他想,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怎么都叫不出来呢?
16.终结
        九门协会内部渐渐流传起这样一个说法,下三门的霍当家霍道夫学起吴山居的人,养了一条最凶残的狗。
        背地里不管谁提起,都得说那是个狠角色,就算吴山居的新当家黎簇和已经戴上黑眼镜的苏万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那条狗杀人不眨眼,能下斗能暖床,还只听霍当家一个人的话。霍当家给他起了个名字,就叫金元宝。
        据说是因为那条狗每次办事儿都要折个金元宝,等事儿办成了回来再烧掉,就跟原来号称杨阎王的锦上珠杨经理一样。
        唉,你说杨经理去哪儿了?哦,霍当家早就昭告九门,说杨经理有一次下斗的时候折在了斗里,没能活着出来。至于到底是折了还是被人弄死了,没人知道。
        霍当家这辈子活到了九十多岁,一生无妻无子,只有那条叫金元宝的狗陪着他,一陪就是六十年,一个甲子。有了那条狗,霍家虽然排行第七,但哪家人都不敢惹。只是霍当家没有了年轻时的雄心壮志,下半辈子活得极安稳。
        或许是那条狗的寿数没他长,也或许是这辈子冤孽太多,狗终究死在了他前头。据伺候霍当家的人说,狗的健康状况非常好,就是死的前一天晚上陪霍当家吃饭,霍当家人老了糊涂了,不知怎么叫了声“杨好”。那狗愣了愣,然后就放下了饭碗,第二天佣人叫他起床,发现他再没睁开眼。
        霍当家知道后沉默了好久,最终什么也没说。
        他早年给自己寻摸了一块墓地,好山好水的,连墓穴都并肩两个造好了,说有一个是狗的。狗下葬那天,不知道第几代侄孙子陪着霍当家在前头。狗的墓碑上光秃秃的,没有字,霍当家颤颤巍巍地走上去,把一只金元宝放在了墓碑前。
        老爷子叹了口气,说你果然没说错,一旦你当了人,就活不成了。
        侄孙子听见霍当家冲墓碑叫了两声杨好,当然没有人回应他。老爷子停了停又说,那时候在地底下你都能听见我叫你,这回怎么就没动静了。
        老爷子絮絮叨叨说了很久,说得侄孙子都犯困了,才终于准备离开。末了,侄孙子又听见一句懊恼的话:
        我怎么忘了,杨好十七岁那年就死在古潼京了,后来在我身边的一直是条狗。


【全文完】

评论

热度(342)